春天一到,诸暨的乡村美味就多了,这道美食你吃过吗?


导语

春天来了,乡村里有很多很多好吃的美味。每到春天,家里的菜园里没什么好菜吃了,可是在地里却有很多野菜可弄,如芦笋、竹笋、香春、地木耳等,多得数都数不过来。

春天里大地一直春雨绵绵,很多人都讨厌下雨天,因为下雨天不只会给我们生活带来诸多不便,但是,在很多农村的小河边或者田间地头草丛中隐藏着一种野菜,在大雨的滋润着慢慢苏醒、舒展、生长着,这种菜我们一般叫“地滑塔”。

地滑塔,学名叫地皮菜。它是真菌和藻类的结合体,一般生长在阴暗潮湿的地方,富含多种营养成分,且味道清香柔润,含有海味,可食可药,既可炒食又可做汤,为上等佳品。

全世界有近两万种,五百多类。广泛分布于农村山脚、河边、路边的地皮上,颜色一般为黑色,随着不断地生长,地木耳颜色会缓慢变成青黄色直至淡青色,玲珑剔透,形状极似单片黑木耳,诸暨人称为“地滑塔”,但它的营养价值却是黑木耳的十几倍。

“地滑塔”一般紧贴地面生长,爬附于荒地、岩石周围的土表、草丛之中。当晴天气候干燥时,藻体失水干缩,呈茶褐色或近黑色片状;雨天或湿度大�迹�藻体吸水膨胀,粘滑,肉质呈橄榄色片状。

一夜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!“地滑塔”是大地在春天到来的时候送给我们的礼物。立春之后,春风轻拂,在地里一天天滋润、暖和起来,隆隆雷声带来了绵绵细雨。

听着春的召唤,红色的山坡上星星点点地镶嵌着一朵朵美丽的“花”――“地滑塔”。每到了“地滑塔”产出时节,有部分老人会三三两两,提着竹篮,到离家不远的附近田间地头上去捡。当然,地里少不了孩子们追逐嬉闹的身影,大人们弯着腰在地上搜寻,捡“地滑塔”看起来就是一场有趣味的游戏。

拨开水草,伸进指头,小心翼翼地选出好几片成色好的“地滑塔”,放入篮中。有时候,在土壤肥沃的地方,都是成片分布,常常是蓬蓬松松一大堆,任你挑选。

当然,“地滑塔”菌捡起来很快,但是有一件事情却显得比较麻烦,因为它生长环境都是在泥土、沙砾和草丛中,一般都会粘上这些杂质,而且还很容易碎,所以清洗起来可不是一件省心事。气要静,心要细,手要轻。稍不留神,许许多多的皱折里就夹有细沙,炒起来在锅里还会沙沙作响,吃起来更不用说了。

一般而言都要先在流水中不断冲洗,然后稍微浸泡一段时间,再反复清洗三四遍,这样才会变得干净。“地滑塔”洗干净后,蓬蓬软软,油黑清凉,拿在手上,很柔软轻盈,特别舒服。

烧“地滑塔”,可谓是随心所欲,可做汤,可凉拌,可清炒等,各种味道都别有风味,大多数农家吃法,一般都是先用开水淖过以后,或拌或炒,放上一些大蒜,香味便扑鼻而来。

说起“地滑塔”的营养价值,尤其含钙特别多,据查证相关专家研究数据,每500克“地滑塔”含钙高达2000多毫克,在蔬莱中极为少见;蛋白质含量还高于黄豆等许多蔬菜,提供的热量也相当可观,1个成年人1天需热量3000多卡,吃1公斤“地滑塔”即可满足。

此外,还含有肝糖等成分。在营养价值方面,它同黑木耳、发菜不上下,比木耳甚至更强一点。相对而言,“地滑塔”也算是一种时令菜,一般只会出现在农村下雨后,所以很多时候,要想吃到美味可口的雷公菌,还必须冒雨采集。

明代扬州高邮一位隐士王磐的《野菜谱》中,挑选了记录了可食用的60余种野菜,其中“地滑塔”也列入其中。

它通过类似民间歌谣的形式,让识别各种野菜变得通俗易懂,读起来朗朗上口,让识字不多的百姓口耳传诵,让很多百姓在遭遇饥荒时,也能通过识别各种野菜充饥,度过灾荒之年。而如今各种物资十分充裕的情况下,对大多数人而言,更多时候吃“地滑塔”更是一种怀旧,追求一种健康的饮食习惯。